????快到一家普通的木瓦小酒楼前,纵道“我家公子就在这里的雅房。”

????酒楼人不多,店里面伙计和和气气,看到纵横都欣喜的打招呼,夏毅彭道“你经常来这里吗?”

????纵下意识看了眼横,后者瞪他一眼,纵仿佛心里有鬼般“是也是也,来的多,大家都熟了。”

????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实话,夏毅彭倒也不想多问,上到二楼时整一层没有人气“你们这酒楼倒是清幽,是个养性的好地方。”

????纵开心道“大人以后想来尽管来,必然让他们招待周到……”

????横赶忙咳嗽一声,止住纵的话,夏毅彭看好戏的瞧着他们,刚才他说的是“你们这酒楼”,而纵接的干脆,没有反应过来夏毅彭是在炸他。

????纵反应过来后做了个捂嘴的动作,又不好意思的看着众人。

????“这酒馆是君浩开的?”既然话都被骗出来了,夏毅彭自然敞开了说。

????“额……算是吧。”纵吞吞吐吐。

????夏毅彭挑眉,算是?那看来可能是他家里面人给他开的,一个教书先生还挺有钱,能买得起南街的铺子。

????横眼神如刀似剑,警告纵不要再说话,待走到最后一件雅房时横道“公子在里面,大人和小姐们进去吧,我俩在外面守着。”

????夏怀瑾把玉凉牵到身边,笑意满满的带着女儿们走进去,推门后环视一周,屋内空无一人,他心道怪哉,听外面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公子去如厕了,刚才我们忘给您说了。”

????横点头道“行,你去准备点糕点送进来。”又对满脸疑惑的夏毅彭说,“大人先在里面坐着吧,公子去茅房了,不好意思。”

????夏芬芬听到后,夸张的说“是那个俊哥哥吗,想神仙的人也要上厕所吗?”

????小小的眼中,大大的疑惑,夏毅彭黑脸道“天子也要如厕,没人不要的。”

????夏玉凉今日被芬芬逗的乐呵好几次,笑道“芬芬,等你们去丰州,真的得让爹给你们找一个好先生,教导你们了。”

????夏芳芳委屈“我也需要吗。”

????“当时,都需要。”夏毅彭这句无比严肃认真的话成为了压倒小骆驼芬芬和芳芳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人都闷闷不乐的在那里坐着,直到门口送进的一盘梨花糕。

????端盘之人修长的手指附在瓷盘上,一身白衣平整光滑,浅青玉冠把三千发丝工整的竖在头上,与往日不同的是额角垂下两缕青丝,平添了“风流倜傥”四字。

????夏芬芬也不知是看到糕点还是看到君浩激动,叫了起来“好呀好呀。”

????君浩走进了,把盘子稳稳放在桌案上,行礼笑道“伯父,三位姑娘小生有礼了。”

????夏毅彭热情的拉住他道“坐吧坐吧。”

????夏芬芬痴痴的看着君浩道“俊哥哥你更俊了……”

????君浩冲她微微一笑,抚摸了下她的头,像极了温柔的大哥哥。

????芳芳冲热闹,梗着脖子道“我也要我也要。”

????君浩便笑着把刚才做的对芳芳又做了一遍,随后看向夏玉凉仿佛在说你是不是也要?

????夏玉凉心里一紧,感觉自己脖子以上的部位都热了起来,不看君浩对夏毅彭道“爹,你少喝点,我的篮子还没装满呢。”

????------题外话------

????其实我可想安排女主心想男主有没有洗手,但是想想写出来人设有点崩就算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