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着这一个个敬酒的人,震撼的都麻木了。

????这个叶廷蓝到底是什么人?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为了他不惜和顾家决裂!顾昉看着这一幕,都快哭了!他们顾家,难道就这么差吗?

????竟然比不上一个叶廷蓝?

????“叶统领,没想到今天竟然是能够在这里遇见您的大驾!”

????这时,又一个声音响起。

????众人转头望去,然后集体的都深吸了一口气,现场的空气几乎一瞬间都被吸光了。

????“祝亚文!”

????“祝荣的公子,竟然也来敬酒了?”

????顾昉看到这里,眼前一黑,险些摔倒。

????他的身体,遏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连祝荣竟然也来给叶廷蓝敬酒?

????江海龙脸色惨白,瘫坐在地,双目无神!“祝……祝公子?”

????叶廷蓝自己也傻了。

????这可是祝荣的儿子啊!祝荣是什么人?

????那是一方郡守,封疆大吏,地位比他叶廷蓝不知道高出多少倍!“您千万别叫我公子!”

????祝亚文焦急道:“您就叫我小祝就行了。”

????“我爹一直说很仰慕您,这一杯酒,我替我爹敬您!”

????“替祝荣?”

????听到这话,现场众人再次沸腾,祝亚文自己敬酒和替祝荣敬酒,这可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祝亚文自己敬酒,可能只是自己的私交。

????而替祝荣敬酒,就是说明,叶廷蓝是祝荣也要敬畏的人物。

????人们并不认为祝亚文说的是客套话,祝亚文这样的权贵子弟,这种门道还是很清楚的。

????如果不是祝荣的授意,他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

????所以,他这句话,就是等同于这杯酒是祝荣敬的。

????叶廷蓝张大了嘴巴,手都有些颤抖。

????到底啥情况啊?

????怎么祝荣这个封疆大吏都要给他敬酒啊?

????“替我谢过祝郡守!”

????叶廷蓝一饮而尽。

????“这叶廷蓝,今天真是赚足了面子了啊!”

????“是啊,应该到此为止了吧!今天顾家算是丢尽了脸面了!”

????……就在众人以为,敬酒要就此结束的时候,又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

????“叶统领!”

????众人转头望去,几乎要集体跌倒。

????沈傲晴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

????“尼玛呀,这是啥情况啊?

????沈家的人也来了?”

????沈傲晴到了叶廷蓝的面前,忽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双手举着酒杯,道:“这一杯酒,是我敬您!”

????“什么?”

????现场爆炸了。

????沈傲晴敬酒,这没什么,经过刚才的祝亚文敬酒,他们已经能够有免疫力了。

????但是,沈傲晴跪下敬酒,这是什么鬼?

????这可是沈家的大小姐啊!“沈小姐你……”叶廷蓝见到这一幕,顿时急了,连忙去搀扶。

????沈傲晴却是没有起身,而是继续道:“这一杯酒敬您,万望不要推辞,否则傲晴不敢起身!”

????“这……”叶廷蓝完全六神无主了。

????“爹,喝了吧!”

????叶非在一边说道。

????叶非知道,沈傲晴这是在跪自己。

????因为,自己是她师父!“好好……”叶廷蓝有些慌乱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沈傲晴这才站起身。

????沈傲晴刚起来,沈傲峰就跟着走过来,举着酒杯道:“叶统领,这一杯酒我替我爷爷沈天峰敬您!”

????嘶!果然,沈家的家主沈天峰,也要给叶廷蓝敬酒!叶廷蓝这次没有太大波动,喝了一杯!现场,此时一片寂静!宴会已经是停止了,所有人都围了过来,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叶廷蓝,今天是彻底的火了,而顾家,这次八成要玩完。

????顾昉欲哭无泪,口里只是喃喃的道:“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江海龙眼神空洞的坐在那里,脸上全部都是惨然的笑。

????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和叶廷蓝的差距了。

????难怪,孟书雪会嫁给叶廷蓝。

????“叶统领!”

????就在众人都以为一切真的结束了的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

????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次走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宴会的主角,顾家邀请的仙师钟发。

????“仙师……真的……真的来给叶廷蓝敬酒了?”

????刚才叶非说钟发给叶廷蓝敬酒还要排队,所有人大肆嘲笑,顾昉更是因此而认为叶非亵渎仙师,要治罪!结果现在,钟发真的来了!“这个叶廷蓝……到底什么来头啊?”

????“叶统领,今日得见,三生之幸!奴……小人敬您一杯!”

????钟发的姿态极低,举着酒杯,在叶廷蓝的面前一副惶恐不安的样子,好像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他本来是想自称奴才,但是想起刚才叶非在灵魂之中给他的告诫,他又临时改口。

????“仙师在叶廷蓝面前竟然自称小人?”

????所有人都崩溃了。

????被顾家和所有人供奉的仙师,竟然在叶廷蓝面子自称小人?

????叶廷蓝看着钟发,愣了足足有好几秒钟。

????然后才木然的举起酒杯!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什么心态去面对这一切了!今天的一切,太颠覆他的认知了!“好了,酒敬完了,我们也该走了!”

????叶非这个时候仰天伸了一个懒腰,拉起不知所措的叶廷蓝,道:“爹,时间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吧!”

????“好,好……”叶廷蓝这个时候被所有人注视着,的确是如坐针毡,叶非拉他离开,正中他下怀。

????看到叶廷蓝和叶非离开,沈傲晴他们这些人一起躬身恭送!直到叶非他们的身影消失,他们才直起身!“今天的宴会结束了,我们也走吧!”

????祝亚文这个时候也伸了一个懒腰,当先离开。

????他带了头,其他人也纷纷离开。

????顾万三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竭力挽留,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留下。

????其他人这个时候也纷纷告辞,和顾家撇清关系。

????因为他们都明白,今天之后,顾家是彻底的完蛋了。

????以后,谁还敢跟顾家来往?

????“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茵茵这个时候才深吸了一口气,问吴琛。

????吴琛被吴茵茵这么一问,才回过神来。

????他苦笑着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这个叶廷蓝,竟然是隐藏的这么深啊!”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

????“是啊,我们还都以为他能娶到孟书雪是运气,实际上人家深藏不露啊!”

????“唉,要是早知道这样,我就结交一番了!”

????“就算是当时去敬一杯酒也是好的啊!”

????许多人都后悔不及!